2013年11月30日 星期六

隨機騙局:潛藏在生活與市場中的機率陷阱


<隨機騙局:潛藏在生活與市場中的機率陷阱> 金石堂連結



本書想談的是生活中很多現象
分明靠運氣 卻被誤認為是靠實力技術才完成的事


作者是塔雷伯 也著有「黑天鵝效應」
對於「機率」在生活中的影響有非常深入的了解


其中「黑天鵝效應」幫助我很大 不管是對投資還是生活其他面向
讓我比較不會過度解釋一個現象
或對於運氣佔一個事件發生的重要性 比較有警覺心






本文開始:

我們信念的形成充滿著迷信

古早以前 某個部落的人抓了鼻子後不久 就開始下雨
從此大家就苦心研究一套抓鼻子祈雨的方法


現在 我們會把經濟繁榮 歸功於央行降低利率
或把某家公司的成功 歸功於新上任的CEO


書店架上充滿著成功人物的傳記 暢談他們如何功成名就

文學教授苦思古詩字句深層的意義

財務統計學家喜孜孜地在完全隨機的資料中找到「規則性」

人們常把「雜訊」和「意義」 混為一談

法國詩人瓦萊里 曾經很訝異的聽到有人評論他的詩 挖掘出他自己都沒想到的含意

並不是說 所有事情都是靠運氣
但我們確實低估了很多事情所佔的運氣成分


在金融交易業 錯把運氣當作實力 是很常見的
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大部分人缺乏處理機率的能力 連專家也無法倖免


只有具有批判力的人 在面對某些資訊時 才會有勇氣地說:
「這只是運氣好!」


在不確定性的領域中多年 我見多了披著科學家外衣的江湖郎中
這些人之中 可以找到被隨機性愚弄最深的人


-------------------------------------------------------------------------------

不能以成敗論英雄

不管是人生各種領域 ex: 政治 醫療 或投資...
我們都不能以成敗來論英雄


不能看到一個人中了頭彩 就說他很厲害
因為在當你做出了一項選擇之後
你可能會得到幾種結果 A or B or C
而結果是A 或 B 還是 C
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的 很多時候甚至只是運氣來決定


所以我們不能事後看到結果A
就來推論這個選擇的好壞
而是必須考慮到 假如發生了B or C 那會付出什麼代價
才能說這個選擇是好是壞


這樣講可能有點複雜 我來舉個例子


假設現在有個古怪的富翁
給你10億 跟你玩一個遊戲 叫做"俄羅斯輪盤"
一把左輪手槍 在可裝6發子彈的彈匣內 只裝1顆子彈
然後對準你的頭扣板機


每次扣板機稱作一段歷史
所以共有6段歷史
每段歷史的機率相同


其中五段歷史會使你發大財
而有一段歷史 會得到一則死因難堪但很有創意的訃聞


問題是 你只能在事後看到一段歷史
而且會有一堆記者盲目的對10億元的贏家讚譽有加
這些人就是採訪<富比士>雜誌500大富豪的那些記者


小心那些 運氣好的成功人士

我在華爾街15年
見過無數企業高階主管
依我之見
這些主管很多只是在面對隨機出現的營運成果時 剛好在那而已


但一般人並不懂得分辨
只看到財富的表象 卻不探究來源為何


想想看俄羅斯輪盤的贏家
很可能被家人 朋友和鄰居 當作模範對象


(在寫這段的同時 我剛好在某本財經雜誌上看到
"XX小散戶 做股票狠撈4000萬" 的標題
心裡不禁會心一笑
仔細翻了一下裡頭的內容
用什麼XX獨創的選股法...等等
講得頭頭是道
裡頭的字句 可以看出
其實當事人和記者 並不清楚隨機性的影響
導致幸運賺錢的人 自以為神功護體
而記者 當然是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他們應該好好翻一下這本書才是

特別是那些以前大起大落的人 我會更有警覺心
因為以前之所以會破產 就代表他是個孤注一擲的人
這樣的資金控管 是很有問題的
就算他 "這次" 賭贏了
誰知道他是不是運氣好?)

只要賭徒夠多 就會出現少數極端幸運者

假設25歲的人每年玩一次俄羅斯輪盤
那他要過50歲的生日的機會非常渺茫


但如果有1萬個25歲的年輕人都在玩這個遊戲
那應該會有少數人年過半百且很有錢
其他人則成為一堆墓塚


請注意
玩俄羅斯輪盤賺來的10億
和開牙醫診所賺來的10億
並不一樣
前者的隨機成分比較高


但可惜的是
大部分的人並不懂得這個差別
只看到少數幸運的傻子賺到錢
就把他當神看待
這個現象 有個專有名詞 叫做"生存者偏差"


而這些幸運的傻子 也很理直氣壯的條列出他們成功的原因
這是很正常的
誰想要承認自己只是靠運氣成功的呢?




現實生活 比 俄羅斯輪盤 邪惡多了
首先 他的子彈不一定要了你的命
而且這個命運的彈匣可裝幾百發 裡頭只有一發子彈
所以人們容易心存僥倖 奮力一搏
而且在試過幾十次以後
便食髓知味
就慢慢忘了裡頭其實還有一顆子彈



因此
我們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就玩上了俄羅斯輪盤
只是以「低風險」的名稱來稱呼它


我們看到有人賺到巨額財富
卻沒看清楚操作原理
因此不曉得他們的風險 也沒看到輸家


這種遊戲看起來很好上手 我們也玩得興高采烈...

很多時候 這些人是一些所謂的專家
可以跟你秀出一堆複雜的方程式 說明如何解決一個複雜的計算問題
但在我看來
他們好像知其然 卻不知其所以然


務必小心那些看起來懂生意經 
講起話來頭頭是道的人
因為墳墓裡 躺的多的是這種人
這些人平時看起來像是個專家
但突然間 臉色蒼白 氣急敗壞 跟你說:
「這次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


書中舉個交易員的例子
這位為男主角 叫做卡洛斯
在整個大多頭的年代 賺了8000萬美元
卻只用了一個夏天 賠了3億美元
他花了7年時間成了英雄 卻只用了7天變成白癡
怎麼會這樣呢?


卡洛斯看起來像一個非常成功的交易員
但事實上 最成功的交易員 也可能是最差的交易員


之所以能在某段時間大成功 是他的作法可能很適合那段時光
例如逢低就買 逆勢交易 死不停損...
這些做法可能會在某段時間剛好很吃香
但其實換到另一段時光 這種作法會大挫屎


但卡洛斯自己並不知道這件事
他以為它經歷了這7年就是整個歷史
他不清楚這7年 只是歷史洪流之中的一小小段而已
其實他只在這7年的市場熱絡 碰巧躬逢其盛而已



這些人通常有下列的特性:

1. 對某些東西懷有強烈的信念 且高估那些信念的精確性 

ex: 經濟學、統計學...

他們從沒想過 以前根據經濟變數操作可以成功或許只是巧合而已
更糟的是 這些信念因為碰巧適合過去的事件 反倒掩蓋住它的隨機成分
ex: 1980年放空日本股票而大賺的人 以為這套可以吃一輩子
大多數後來都陣亡了 沒撐到1990的崩盤
傳奇性的投資人 羅伯森 也在2000年陣亡
在那之前 它可是閃亮的明星 且在操作時都很嚴謹的使用經濟分析


2. 他們死不停損

3. 他們沒事先規劃好發生虧損的應對措施


擁有這些特質的交易員之中 為什麼有人還能賺那麼多錢呢?

因為這只是存活者偏差 我們只看到少數成功者 沒看到冰山下面的眾多屍體
大多數人以為能賺錢的交易員 就是好交易員
或許我們該倒果為因
我們認為他是好交易員 只是因為他賺了錢


然而 一個人可能完全靠隨機現象 就在金融市場賺到錢

梭倫深知箇中道理 但這很難向人說明
你不妨試著把這個問題向企業界天真的演化論者 或對街有錢的鄰居來解釋
看他鳥不鳥你



別再聽"專家"胡扯了!

華爾街多數所謂的「經濟學家」和「股市分析師」
充其量只能算是藝人
因為他們的成敗 是取決於能不能講得天花亂墜
而不是根據可以檢定好壞的事實資料
這些人的看法 就我看來 會污染人的智力
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 一個理論 或一些見解 想要和別人分享
但我討厭那些沒有在圖書館做太多功課
卻自以為對某一主題 有原創性和高見的人


他們的知名度高 具說服力 可以提供一堆數字
不過就功能而言 它們存在的目的是取悅大家




你說這個東西有效,請先證明給我看

預測要有任何效度 必須先有統計檢定架構才行
他們的名氣不是來自檢定的結果 而是靠口才掙來的


所以蒙格才會說:水管工人是有用的 股市分析師是沒有用的

如果一個理論沒有辦法驗證 只能暫時稱之為騙術
否則無法加以駁斥


為什麼?
因為算命仙總是能夠找到理由去解釋過去的事件
例如「你昨天出車禍 因為你的命格在今年有血光之災」


牛頓物理學是科學
因為他允許我們證明他是錯誤
而且確實已經被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推翻了
然而占星術卻不能被證明錯誤
因為它沒有提供條件讓我們駁斥它


這個分別 是我們判別科學和胡說八道的基礎

真正的科學家
有大膽的觀念
卻對本身觀念的批判不遺餘力
他們設法要了解自己的觀念是否正確
他們大膽推論
然後想辦法推翻本身的推測

(達爾文和愛因斯坦 就是在這方面就做得非常好)


-------------------------------------------------------------------------
存活者偏差:
我們只看到存活者
以至於對於機率產生錯誤的認知


我們經歷的現實只是所有可能出現的隨機歷史中的一個
但我們卻誤將它當作最具代表性的
而忘了還有其他可能性
簡言之
存活者偏差 就是「表現最好的最容易被看見」
而輸家 並沒有現身


如果有一隻猴子
能夠在我面前 用電腦打出「出師表」
我會對這隻猴子非常驚訝 懷疑他是孔明轉世
但要是有無數億隻猴子都在電腦前亂敲 其中一隻打出「出師表」
那就沒什麼了不起了


同樣的
多數人對於金融商業成功人士崇拜不已
但我們並不知道 這些人純靠運氣成功的機率有多高
這其實要看總共有幾隻猴子
才有辦法去估算他的成功機率


而且 有些人會拿出一些統計數字
證明某些基金的平均結果真的勝過大盤
但是 這數字也相當有問題
因為忘了考慮已經退出這行的基金經理人
(陣亡者並沒有納入統計)



「新手運」就是一個典型的存活者偏差
很多人跟我說 賭博真的有新手運
對此深信不疑
原因是他們真的看到了蠻高比例的賭場裡的新手不停地賺錢


其實 那是因為1000個新手裡
800個賠錢 就不想玩了 離開賭場
剩下200個新手因為運氣好 嘗到甜頭 所以留下來繼續賭
所以我們很容易看到新手的手氣都特別好




人們並不擅長對 機率 有正確的認知
當一個人在萬萬想不到的地方 偶然遇見親朋好友
往往會很驚訝地說:世界真小!
但是 這種事情並非難以發生


其實 我們根本沒有真正想過,在某時某地遇見某人的機率 到底有多少
相反的 我們談的只是任何偶遇
也就是和過去認識的任何人 在將來任何地方巧遇的機率
後者的機率高的多,或許比前者高數千個數量級



一個房間內有23個人
任意2人生日同一天的機率有多少?


答案是50%!
關鍵就是我們沒有指定是哪2個人



別以為統計學家很厲害,他們也很容易被愚弄的

統計學家觀察資料 測試某種特定的關係時
例如政府宣布某件事和股市波動性的相關性
他們很可能對所得的結果信以為真


但當我們把資料丟給電腦處理
尋找任何關係時
肯定會有某種虛假的關聯性出現
例如股市的漲跌竟和婦女裙子的長度有關


而一般人看到這種結果 總是對這關聯性深信不已

很多交易員都在用回測程式 來測試投資方法
也就是將投資方法量化後 模擬過去一段時間的股市交易資料
看看得到的報酬率為何
進而不斷找尋會賺大錢的交易方法


然而 這些人是在一組可能行的通的操作法則中尋找存活者

我拿方法去配適資料 這件事稱作資料探索
只要靠運氣 我嘗試的次數愈多
愈有可能找到一個非常適合過去資料的方法
我相信西方世界一定有某種證券
它的價格和外蒙古首都的溫度變化100%相關


(我個人認為 拿歷史資料做測試OK
但時間要相當長 10年都嫌短
和巴菲特齊名的頂級投資人 Howard Marks說
至少要64年
所以 一堆財務統計專家只用沒幾年的歷史
就想要找出賺大錢的方法 其實是相當危險的
)

我並不是說成功者都是運氣好
很多人常誤解我的意見
我從沒說過每位富人都是傻瓜 或失敗者都是運氣不好
我只能說 由於缺乏更多的資訊
我寧可不做判斷

這樣比較安全




不是統計上有明顯現象,就一定有因果關係

而且 還有一個問題
人們常會以為有統計顯著性之後
一定有因果關係存在
演化學家 也常常犯了這個錯誤
所以容易做出自欺欺人的推論
例如 為什麼是這一種族 而不是那一種族的人存活下來
我一位精通演化的朋友跟我說:
其實後來才發現 運氣佔的重要性 往往比我們想像的大得多


我們生來不會把不同的事情獨立看待
觀察A和B事件時
容易假設是A造成B B造成A 或兩者彼此影響
在許多時候 這兩者並沒有關係 只是碰巧同時發生
但人們常會過度解釋它



靠統計去推論,但要非常謹慎

不是說完全不去相信統計
而是你要很小心謹慎
你要清楚這個宇宙很複雜
影響某個現象的因果關係可能有超多種
每個因素的影響程度也不同
除非真的驗證夠多次 或結論再明顯不過


不然 你就要保持警覺性
隨時等著推翻它


----------------------------------------------------------------

寫完心得後
好像還是很難跟別人解釋隨機性的奧妙
連塔雷伯都無法把它寫得淺顯易懂
看過這本書的人就知道我在講什麼了


我已經盡量寫的簡單了
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人
可以對於隨機性有比較深的理解



我已經遇到幾個靠投資賺到上億 卻後來賠光光的人
稍微了解一下他們的方法
大多只是俄羅斯輪盤的贏家
不過是很敢孤注一擲罷了


當然 沒有什麼好方法
去判斷這個人是真實力還是運氣好


我個人的方式是
一是看他的方法合不合邏輯
二是看他經過多久的考驗 並總共賺到多少錢


基本上
我在選投資榜樣,會選在市場上存活10年,並沒有炸毀紀錄的人(本金損失超過70%)
不然很難說服我

當你要選擇一個投資楷模時,用比較嚴格的標準
我覺得比較安全


唉 市場上多的是只賺到千萬就自以為神通的人
這種事在我看來,只要敢 重押單支,運氣好個連續2、3次,就能夠達到了
一堆靠房地產 賺上億的人,就是這樣來的


大部分的人甚至都沒有賺到錢 還大言不慚的出來唬爛
然後開始轉行 吸引別人 賺取學費
這些人如果是飛機駕駛員或醫生
一定會玩掉不少人命


最後 用一句巴菲特的話來結尾:



只有在退潮時,你才知道誰在裸泳!



<隨機騙局:潛藏在生活與市場中的機率陷阱> 金石堂連結

按讚分享好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