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0日 星期六

隨機致富的陷阱(一) 邪惡的俄羅斯輪盤

本書評價:7顆星 (絕版了 可以到圖書館借)




本書想談的是生活中很多現象
分明靠運氣 卻被誤認為是靠實力技術才完成的事


作者是塔雷伯 也著有「黑天鵝效應」
對於「機率」在生活中的影響有非常深入的了解


其中「黑天鵝效應」幫助我很大 不管是對投資還是生活其他面向
讓我比較不會過度解釋一個現象
或對於運氣佔一個事件發生的重要性 比較有警覺心






本文開始:

我們信念的形成充滿著迷信

古早以前 某個部落的人抓了鼻子後不久 就開始下雨
從此大家就苦心研究一套抓鼻子祈雨的方法


現在 我們會把經濟繁榮 歸功於央行降低利率
或把某家公司的成功 歸功於新上任的CEO


書店架上充滿著成功人物的傳記 暢談他們如何功成名就

文學教授苦思古詩字句深層的意義

財務統計學家喜孜孜地在完全隨機的資料中找到「規則性」

人們常把「雜訊」和「意義」 混為一談

法國詩人瓦萊里 曾經很訝異的聽到有人評論他的詩 挖掘出他自己都沒想到的含意

並不是說 所有事情都是靠運氣
但我們確實低估了很多事情所佔的運氣成分


在金融交易業 錯把運氣當作實力 是很常見的
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大部分人缺乏處理機率的能力 連專家也無法倖免


只有具有批判力的人 在面對某些資訊時 才會有勇氣地說:
「這只是運氣好!」


在不確定性的領域中多年 我見多了披著科學家外衣的江湖郎中
這些人之中 可以找到被隨機性愚弄最深的人


-------------------------------------------------------------------------------

不能以成敗論英雄

不管是人生各種領域 ex: 政治 醫療 或投資...
我們都不能以成敗來論英雄


不能看到一個人中了頭彩 就說他很厲害
因為在當你做出了一項選擇之後
你可能會得到幾種結果 A or B or C
而結果是A 或 B 還是 C
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的 很多時候甚至只是運氣來決定


所以我們不能事後看到結果A
就來推論這個選擇的好壞
而是必須考慮到 假如發生了B or C 那會付出什麼代價
才能說這個選擇是好是壞


這樣講可能有點複雜 我來舉個例子


假設現在有個古怪的富翁
給你10億 跟你玩一個遊戲 叫做"俄羅斯輪盤"
一把左輪手槍 在可裝6發子彈的彈匣內 只裝1顆子彈
然後對準你的頭扣板機


每次扣板機稱作一段歷史
所以共有6段歷史
每段歷史的機率相同


其中五段歷史會使你發大財
而有一段歷史 會得到一則死因難堪但很有創意的訃聞


問題是 你只能在事後看到一段歷史
而且會有一堆記者盲目的對10億元的贏家讚譽有加
這些人就是採訪<富比士>雜誌500大富豪的那些記者


小心那些 運氣好的成功人士

我在華爾街15年
見過無數企業高階主管
依我之見
這些主管很多只是在面對隨機出現的營運成果時 剛好在那而已


但一般人並不懂得分辨
只看到財富的表象 卻不探究來源為何


想想看俄羅斯輪盤的贏家
很可能被家人 朋友和鄰居 當作模範對象


(在寫這段的同時 我剛好在某本財經雜誌上看到
"XX小散戶 做股票狠撈4000萬" 的標題
心裡不禁會心一笑
仔細翻了一下裡頭的內容
用什麼XX獨創的選股法...等等
講得頭頭是道
裡頭的字句 可以看出
其實當事人和記者 並不清楚隨機性的影響
導致幸運賺錢的人 自以為神功護體
而記者 當然是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他們應該好好翻一下這本書才是

特別是那些以前大起大落的人 我會更有警覺心
因為以前之所以會破產 就代表他是個孤注一擲的人
這樣的資金控管 是很有問題的
就算他 "這次" 賭贏了
誰知道他是不是運氣好?)

只要賭徒夠多 就會出現少數極端幸運者

假設25歲的人每年玩一次俄羅斯輪盤
那他要過50歲的生日的機會非常渺茫


但如果有1萬個25歲的年輕人都在玩這個遊戲
那應該會有少數人年過半百且很有錢
其他人則成為一堆墓塚


請注意
玩俄羅斯輪盤賺來的10億
和開牙醫診所賺來的10億
並不一樣
前者的隨機成分比較高


但可惜的是
大部分的人並不懂得這個差別
只看到少數幸運的傻子賺到錢
就把他當神看待
這個現象 有個專有名詞 叫做"生存者偏差"


而這些幸運的傻子 也很理直氣壯的條列出他們成功的原因
這是很正常的
誰想要承認自己只是靠運氣成功的呢?


下一篇文章 <隨機致富的陷阱(二)小心那些"專家">

按讚分享好觀念,謝謝 


可在右側訂閱部落格,以即時收到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