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第三種猩猩-人類的身世與未來(六) 幼兒是怎麼學習語言的?

人類會成為萬物之靈
語言是關鍵

但從猴子的低沉咕嚕聲 到 莎士比亞的詩詞之間
一定有過"類語言"的中間階段

不幸的
語言的起源 不像骨盆、工具、藝術等
會留下遺跡

我們只能從其他方面著手



目前最精密的動物語言研究:非洲綠猴

1977年,科學家夫婦 錢尼 與 賽法斯
以實驗證明(錄音播放),綠猴的不同呼叫聲 有不同功能

豹子呼叫:
雄猴一連串響亮的吠叫聲,母猴則是高亢的喳喳聲
其他綠猴一聽到警告聲,會立即爬上樹

武鷹呼叫:
兩個音節的短暫咳聲,其他聽見的猴子會抬頭看天空,或跑向矮樹叢

蟒蛇呼叫:
另一種特別的叫聲,附近的綠猴會用後腿直起身子,四處看蛇在哪裡

...其實還有看到狒狒、土狼、人類的呼叫法

我們很容易低估 動物的呼叫聲 所含的訊息量




安伯賽力國家公園的綠猴
至少有10個"字" 來表達:
"豹"、"鷹"、"蛇"、"其他獵食獸"、陌生人類、居高位同伴、低階同伴...

有人說:綠猴的警告呼叫,只是恐懼的本能表達
但其實不是
這些都是對象明確的通訊行為
針對敵人,牠也可能"謊報"


綠猴的呼叫 可以當作"字"嗎?有文法嗎?

例如綠猴的"豹子呼叫"
是一個字?(中等體型的貓科動物)
還是一個敘述句?(來了一頭 中等體型的貓科動物)
一個動議?(大家趕快爬上樹!中等體型的貓科動物來了!)

目前我們還沒有清楚的答案
也許這些功能都包含

就像我兒子講"果汁"
其實是"我要果汁!"
等他長大一些,就會加入更多音節:"給我果汁!"


綠猴到底使用多少字彙量?

經人類研究
至少10種
但其實可能不只

我們很難分辨動物的聲音,其實很正常
仔細想想,我們也很難分辨人類的語音

我們出生前幾年,都在學習身邊大人的語音
長大後,對於不熟悉的語音,仍難以分辨
我高中學過4年法文
可我的法文 比巴黎長大的4歲小孩還差!

但紐幾內亞的依瑤語 比法文更難!
一個依瑤語母音,可能有8種不同意義
一個聲調微小的變化
可以讓一個依瑤字
從"岳母" 變成 "蛇"

要是你把自己的岳母叫成蛇
等於找死

那裡的小孩
從小就學會分辨聲調的變化
即使一個職業語言學家
全心全意學了好幾年
仍不易掌握他們的語調變化

所以
我們學習不熟悉的人類語言,都那麼難了
更別說辨認其他動物的呼叫聲


通訊極限的應該是猿類,而不是猴類

綠猴大概不可能是動物聲音傳訊的極限
極限的應該是猿類,而不是猴類

但野地黑猩猩很難研究
綠猴的地盤 不超過600公尺
可是黑猩猩就有幾公里了
這樣實驗器材很難安排

動物園的黑猩猩 也不準
因為牠們每一頭 都是從不同地點抓來的

不過牠們經過訓練
是可以掌握上百個符號的意義
至少證明他們有足夠的智力
掌握大量語彙

靈長類行為學家 經過田野調查
發現一群大猩猩
會停在一個地點 很長一段時間
只是坐在一起
彼此以難以分辨的聲音 咕嚕來咕嚕去
然後突然所有大猩猩站起來
朝同一個方向前進

看到這一幕的人
難免認為剛才一堆咕嚕聲
含有溝通的細節




不過動物的聲音通訊,究竟有沒有文法?

目前為止,綠猴的呼叫還沒發現文法
只是發單聲

南美的卡布欽猴 與 東南亞的長臂猿
的確有好幾個元素
而且似乎有固定的順序
但我們還不清楚這些組合的意義
(人類不清楚 不代表牠們自己不清楚)


原始的人類語言,聽起來是怎麼樣?

英語中,有介詞、連接詞、助動詞...
我們的祖先是怎麼發明的?

人類的語言 和 綠猴呼叫不一樣
人類的話語 有階層結構
可以在低層次的少數元素上,往上建構許多項目

例如利用許多不同音節,組合成幾千個字
然後再用字組成片語
再用片語組成句子

因此句子的數量是無限的

人類的語言結構非常複雜
職業語言學家 找出的規則
很多是最近幾十年才提出來的

最早的文字在5000年以前出現
它們與現代文字一樣複雜
因此人類語言非常可能在更早的時候
就像今天的一樣複雜

但語言的複雜程度
與社會/工藝的複雜程度 沒有關係
(紐幾內亞的依瑤語 就超級複雜)

但因為語言不會留下遺跡
所以研究的辦法之一:


觀察那些沒有機會聽見人類說話的人
看他們會不會自然的發明一種原始語言

科學家研究
若一個族群的小孩
他們身邊的成人 說的語言 極為簡化又不穩定
那些孩子會繼續演化他們自己的語言
比綠猴的呼叫系統更先進
但比正常的人類語言簡單

剛形成的粗糙語言,叫"洋淨兵"
後來比較複雜的語言,叫"克里奧"

"洋淨兵"有名詞、動詞、形容詞
但幾乎沒有冠詞、助動詞、連接詞
也很少片語,字的順序並無規律
不同人說的話,都不太一樣
這個語言可說是無政府狀態
"只要我喜歡 有什麼不可以"

但要是有一個世代
開始以"洋淨兵"做母語
那"洋淨兵"很快就會演化成"克里奧"

"克里奧"複雜得多
同個族群的不同人講的"克里奧" 也一致的多
"克里奧"可以表達的意思
用"洋淨兵"都要講老半天


在各地的"克里奧",出奇的一致

多數"克里奧"都是"主詞 動詞 受詞"的順序
而且助動詞都在主動詞的前面

為什麼各地的"克里奧"這麼像?

語言學家還沒有定論

但目前我覺得最可信的解釋
是語言學家 畢克頓 提出的

他認為
我們控制語言發展的遺傳藍圖
是相同的

他在夏威夷做的"克里奧"研究發現
不同"克里奧"的兒童創作者
會一再發明相同的語法

不是因為它們以最簡單 或 唯一的方式 設計語言

人類語言的結構 非常複雜
小孩子不可能在短短幾年就學會
因此
在兒童大腦中
必然有一內建的語言學習線路

我的雙胞胎兒子 不到4歲
就精通大部分英語語法規則
而母語不是英文的成年人
就到移民到英語國家 幾十年
還不能掌握這些規則

所以語言學大師 喬姆斯基 認為

正在學習第一個語言的兒童
面對的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除非那個語言的大部分結構
已經內建在他們的腦子裡


我們生來大腦中,已內建了一套"通用語法"

那套語法容許我們建構各種可能的語法模型
以涵蓋真實語言的語法範圍

如果幼兒學習的的第一個語言不正常
是沒有結構的"洋淨兵"
那"克里奧"就是幼兒長大後的預設設定

也就是說
"克里奧"的語法
就是天生的"普遍語法"的預設值

但是 如果幼兒學的第一個語言
跟預設值不一樣
還是可以學會,只是比較難

例如英文的敘述句:主詞+動詞+受詞
但疑問句就要把主詞與動詞顛倒
所以英美兒童 學習疑問句 的確有困難


從綠猴呼叫 到 莎士比亞,"克里奧"已經走完 全程的99%

印尼語就是"克里奧"發展出來的
有文法、字詞順序、字根變化、及片語句子

在動物界
可以找到人類語言的前驅物
例如綠猴、黑猩猩

但人類語言是我們最獨特的特徵
使我們與眾不同
也是我們能夠"大躍進"
最關鍵的因素



按讚分享好觀念,謝謝 


可在右側訂閱部落格,以即時收到好文章